2017年5月26日星期五

譚仔成功靠窮食

當今科技一日千里,與互聯網相關的行業發展蓬勃,「Hi-tech揩嘢」這句老話近幾成為絕響,但並不代表傳統行業會被比下去,只要市場定位得宜,「Low-tech」仍舊可以撈嘢。例如本地「窮食」佼佼者譚仔雲南米線(下稱譚仔),最近就被日本「丸龜製麵」母公司「株式會社東利多控股」(東京證券交易所股票編號:3397)以10億元收購。

消息一出,頓時葡萄聲四起,不少朋友嘖嘖稱奇。不過,似乎大家小看了窮食這盤生意。按東利多的公告披露,譚仔由兩間本地公司同心飲食控股(Jointed-Heart Catering Holdings Limited)和新揚行(New Huge Corporation Limited)分別持有。截至今年3月底,兩間公司全年純利共9,900萬元,收購價與之相除,市盈率僅10.1倍。看看另一港人神話翠華控股(1314),莫說當年以30倍市盈率上市,就算目前也有24.3倍。嫌翠華較高檔不適合用來比較?那就看看本地快餐一哥大家樂(341),現市盈率有29.2倍。甚麼?大家樂業務夾雜中低檔組合,而且擁有海外業務不宜比較?索性看大快活(052),業務集中在香港快餐市場,現市盈率有21.12倍。若以此值來計算,譚仔估值可達到20.9億元。由此看來,東利多其實是執到平貨。當然,為一盤生意估值,最佳方法是「絕對估值法(Absolute valuation)」,即先找出譚仔未來每年淨現金收入,再按合適貼現率轉化為現值,但礙於資料所限,無法使用此法。

雖然東利多披露譚仔的財務資料很有限,但從中可以看出幾點。首先是收入,譚仔去年有7.07億元,以目前有41間分店計,每間分店年均收入是1,724.3萬元,日均收入有4.7萬元。假設每位客人平均消費40元,每間分店日均人流是1,181人次,以每天營業12小時,每間分店平均每小時服務98人次。另外,譚仔分店面積不算大,假設每間店平均有54個座位,日均翻座率就是22次。若座位數是90個,日均翻座率就是13次。據聞翠華香港分店翻座率僅11.5次,譚仔高那麼多,估計是「搭枱」所致。值得一提,據政府純計處《食肆的收入及購貨額按季統計調查報告》,2016年第2季至2017年第1季12個月,食肆總收益按年增3.5%至1,084.6億元,中式餐館升1.8%至482.6億元。若只看同心飲食業績,同期收入升22%至6.95億元,增幅較全港食肆及中式餐館為佳。其次是資產。若只看同心,截至今年3月底淨資產增0.2%至1.57億元,增幅相當於38.7萬元。可是去年度純利是9,600萬元,餘下的9,561.3萬元去了那裡?估計大部分純利用於派股息,既然滾存盈利進帳不多,淨資產增幅自然較低。此外,將總資產4.33億元減去淨資產1.57億元,得出2.76億元就是負債,按年增7.6倍或2.44億元。同一時間,總資產也增1.3倍或2.44億元。兩者同時大升,估計是以按揭形式購買廠房或物業。

另外,譚仔去年平均淨資產是1.57億元,去年純利與之相除,股本回報率(Return on Equity)達61.5%,即是每投入100元淨資產能賺61.5元。ROE那麼高,料食肆屬低資產行業。看來好賺,但入行門檻低,市場競爭相當大。不過,反觀競爭對手同期ROE,如大快活有16.3%、大家樂14.4%,翠華僅6%,譚仔盈利能力明顯較佳。譚仔的成功固然值得稱頌,但也反映出窮食需求殷切。無他,當茶餐廳和快餐店貴到食唔起,連電視烹飪節目也標榜食平啲,平靚正自然有市場。譚仔愈成功,某程度反映出香港人的生活質素愈見艱難。

文章刊於:am730 2017-05-26

&&&&&&&&

2017年5月19日星期五

瑞聲沽空報告可信嗎?

上周瑞聲科技(2018)遭沽空機構葛咸城研究(Gotham City Research)狙擊,股價以收市價計單日急挫10.5%至99.4元。儘管管理層於翌日業績公布會上否認指控,加上今年首季業績理想,股價一度重上100元,但收市倒跌3.4%至96元。股價續受壓,股東固然傷亡慘重,博反彈追入的投資者相信也損手不少。葛咸城研究其實早在2015年已釘上了瑞聲,選在這時才出手,相信是趁在最肥美之時噬之,可憐的是要一眾股東和投資者陪葬。

瑞聲貴為強勢藍籌股,葛咸城研究也敢挑戰,更令其市值單日蒸發逾140億元,沽空報告內容想必厲害。可是,翻看該報告後有點失望。雖然整份報告有5頁,但免責聲明和目錄已各佔1頁,撇除首頁的標題和圖片,內容實際只有2頁半。當然,報告質素與頁數多寡沒有直接關係,但指控的理據較薄弱,而且也沒有羅列具體證據。首先,報告指控瑞聲藉隱藏外判商誇大盈利,理據之一是其「純利率」不尋常地高於同業,甚至較大客戶蘋果公司(NASAQ:AAPL)的更高。問題來了,純利率是將除稅後溢利除以營業收入,當中扣除一些非經營成本開支如財務和稅務開支。但即使是同一行業,每間公司的負債比率、債務和稅負不盡相同,因此比較純利率意義不大。

要比較盈利能力的合理性,應以毛利率為佳。於2014至2016年,瑞聲毛利率分別是41.4%、41.5%和41.5%。若與報告內提到的同業Knowles Corporation (NYSE:KN)比較,同期的毛利率分別是38.9%、36.8%和38.2%,與瑞聲的差距並非不尋常。

但若看另一間同業Goertek(歌爾聲學,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編號:002241),同期毛利率分別僅22.4%、24.9%和27.4%。還有Merry Electronics(美律實業,台灣證券交易所股票編號:2439)更分別低至19.9%、19.6%和24.2%。瑞聲毛利率較兩者高,相信因產品是自主研發,故能爭取到較高利錢。

其次,報告說瑞聲純利率高於蘋果公司並不合理。如前所說,我們應比較毛利率,去年蘋果公司有39.1%,較瑞聲低2.4個百分點,差距並不很重大。此外,一部手機的部件由多間供應商提供,利潤肯定不會一樣,若部件較為簡單或檔次較低,利潤會低一些。相反,技術要求較高或複雜的部件,利潤當然較高。其實上述各同業的毛利率差距已清楚說明這一點,不然哪有人願意投入資金做研發?

第三,報告指瑞聲的核數費對營業收入比率過低。但兩者並無必然關係。核數費主要取決於審計人員所用時間,若公司帳目清楚,業務相對簡單,核數費用較低並不出奇。另外,報告說瑞聲的核數師德勤被譽為「the audit firm that has had the most trouble in China」,似乎暗示瑞聲的財報並不可靠。但德勤是行內四大之一,若然聘用他們也算是罪,叫一眾德勤客戶情何以堪?

綜合而言,除了隱形外判商的指控算較具殺傷力外,其他理據不足以支持瑞聲「做數」的指控。說也奇怪,報告可靠度存疑,居然也令股價震盪,究竟是市場相信其說法,還是嫌瑞聲股價太貴借勢調整,留待大家判斷。執筆之日,葛咸城研究剛剛發表了第二份報告,瑞聲股價即時再被重創,此事往後發展如何,只能說剝定花生等睇戲。至於新報告的內容,我們下篇再作討論。

文章刊於:am730 2017-05-19

&&&&&&&&

LinkWithin

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